一个萝卜一个坑 发表于 6 天前

流着眼泪说分手

流着眼泪说分手


  夜幕化做帐,大地入梦乡,一个人,一颗心,独守一隅疯言疯语,痴人梦呓,玩笔自弄。夜,秒针挥霍着,未见天鱼白;风,窗帘轻拂着,未见依身影;心,思潮涌动着,未见魄相犀;泪无言,独,醉墨盼归。梧桐树下橄榄枝,杨柳桥畔碎心石,西楼绣球风铃泪,催问凉城百灵魂。晨曦,难留悲哀,梦中醒来,约好的,流着眼泪说分手。
  歌词代表爱的心HTC市场份额不足1% 已彻底跌出全球前十-财经频道-多赢财:“流着泪说分手,我不愿让你走,嘴边还有残留的爱没有问候,你却说走就走,狠心让爱这样到尽头。不愿让你走,我还没有把手,我伤心的颤抖,这无力的双手,我只能够回忆,当初对你的曾经拥有”。
  我知道我可以做到忘记,做到放弃,可是,忘记与放弃,心就会变得空灵苍白。如果痛快哭一场或许会舒服一点,可是,内心太多的泪却流不出来,没有眼泪并不代表心不悲伤。有时候恨自己太过于坚强,但是当我将脆弱表现出来,再次受伤该拿什么来抵挡?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笔,心真的受伤了。
  如果说心这一次的逃亡是为了到一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自己可以少受伤,有时候想想没有你的日子也熬过来了,没有你也一样能过活,离开你只是因为暂时的绝望!既然你决定不再停留守候,那么我只能放手让你走,如果分开能给你幸福快乐,那么我含泪放手让你自由,同时也彻底地放手对你的爱。纵然多么的不舍,泪也只能含在眼里不让它流出,即使每夜因为想你肝肠寸断,也不会再回头再牵绊你。只是请你别告诉我,我们在一起是个美丽的错误。
  生活太现实而我们都无能为力里,希望我们都别停留不要回头的往前走,如果偶尔记起了曾经的过去,只能让我们更加的伤心,当曾经的承诺无法兑现时,回忆就成了伤害我们的利器,曾经再美好也只不过是过去,就算我的心偶尔被回忆刺痛,心已被回忆得麻痹,爱情终究抵不过现实的腐蚀。穿越时空思念你温柔的脸,空气中都弥漫着对你的眷恋,落笔成伤,到底该不该信守曾经的誓言,渡过余下的孤单岁月?
  午夜回忆,绽放一朵醉到没得救的罂粟花。深夜的静是什么?是机车风驰电挚而过时留下的寂寞。风凉的街太冷清,在深夜时分,只留下行人匆忙的步痕,再一次路过这条熟悉的巷,黑夜里的一切,竟熟悉得如同置身白昼时,你曾依偎我的世界。巷口一家早餐店,依稀看见那张空椅上,曾今捏着鼻子的笑脸。对面路边褪漆的护栏,仿佛还能听见你坐在上面时,问我对你的感觉。
  耳机不知觉间早已脱落,耳边却在此时响起了心乐,响的是只有自己才能听见,想的是只有自己才能感觉,此时内心犹如一块磁碟,播放着一直以来你最爱哼的歌,脑海里像是戏院里的放映机,闭上双眼就看见了我们的从前。又到了凌晨两点,双眼开始疲倦,烟灰缸里满满一堆像是一块荒野,故事里有穿越,而现实中却只有妥协,任何事情到了今天都只是云烟。但愿来生里的世界,能再亲自牵你的手去巷口老店,下一辈子再相遇时能再踩着单车陪你逛街。
  许多的事情,总是在经历过以后才会懂得。痛过了,才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傻过了,才会懂得适时的坚持与放弃,在得到与失去中我们慢慢地认识自己。其实,生活并不需要这么些无谓的执着,没有什么就真的不能割舍。学会放弃,生活会更容易。学会放弃,在落泪以前转身离去,留下简单的背影;学会放弃,将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学会放弃,让彼此都能有个更轻松的开始,遍体鳞伤的爱并不一定就刻骨铭心。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放不下,不代表非得放下。放不下,不代表强求。因为,曾经,走过,牵过,爱过,爱着。
  一站情深缘浅,走到今天,已经不容易,轻轻地抽出手,说声再见,真的很感谢,这一路上有你。曾说过爱你的,今天,仍是爱你,只是,爱你,却不能与你在一起。一如爱那原野的紫罗兰,爱它,却不能携它归去。每一份感情都很美,每一程相伴也都令人迷醉,只是不能拥有的遗憾让我们更感缝眷;是夜半无眠的思念让我们更觉留恋。感情是一份没有答案的问卷,苦苦的追寻并不能让生活更圆满,也许一点遗憾,一丝伤感,会让这份答卷更隽永,也更久远。收拾起心情,继续走吧,错过花,你将收获雨;错过她,才能遇到了你,继续走吧,明天终将收获自己的心意。
  珍珠是贝壳一生的心疼,而你就是我一世的牵挂。有些痛,说不出来只能忍着以为能够慢慢淡忘。有些爱,不能坚持即使不舍也只能够忍痛放弃。错过的是一段美丽的缘份,留下的依然是对你那份不变的牵HKND集团联手葛洲坝集团 共推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挂;走过的是一段刻骨的爱恋,沉淀在心里的依然是对往事那份不变的怀念;经历的是一段伤感的情缘,藏在心底的依然是一份恒久不变的真情;爱在最深圳标牌设计美丽的那一刻我们放开了彼此的手长沙开锁公司,痛也只有自己知道。
  人啊,有时总在违背初衷,拿起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在纠结中纠错,在纠错中纠结,来来往往中,流着眼泪说分手,流着眼泪唱起歌,于文字舞会上探戈,很醉,很美,亦很伤,光环有时会美得眩目,喝彩有时会来得迷失,掌声有时会来得刺耳,当灯火影灭,剧终人散,本以为会给心有所温润,谁知依旧落寞,一刀,两刀,三刀,刀刀入骨,落伤问心心不语,挥笔泼墨墨尽红,圆圆圈圈点点,人间小丑话剧,一切归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流着眼泪说分手